您當前的位置 :主頁 > 視頻 > 民生 >

雷軍自述:我最煩做創業導師

2018-03-09 08:11 來源: 浙江在線

 雷軍

  做過天使投資人的雷軍,看到的都是失敗,創業90%的公司都會死,它的主旋律就是關門。而他認為公司能養活自己就已經很了不起了,這說明你已經成為了10%的企業。

  雷軍認為小米從來沒有“安”過。小米不是巨頭,是個小公司,小公司要有小公司的態度。對未來有很強的求知欲,從來不認為自己怎么著了。創業考驗的是把握1%機會的能力,我們應該如何具備這種能力呢?i黑馬帶你走近最煩做創業導師的雷軍,看看他是怎么說的。

  我參與了金山軟件的創辦,是團隊里第六個加盟的人,我還牽頭創辦了卓越網。到2007年底,我基本上創辦了兩家公司,財務自由,基本退休了。很多朋友讓我幫忙,我就用幫忙的心態做天使投資人。可能我運氣好,做事也比較認真,在天使投資領域里邊,大家很快就覺得我好像還挺厲害的。

  有三四年時間,我主要就在做天使投資。直到40歲生日時,一大群人勸我再干點事,說在硅谷和臺灣企業家里,40歲還年輕得不得了,不要看國內的互聯網業界普遍年輕,其實我還不老。我自己也一直有個遺憾,上大學一年級的時候,我看過一本書叫《硅谷之火》,當時就特別希望以后能辦一家世界級的公司。

  可我以前辦的公司離這個目標還是挺遠的。還有一個機會就是Google發布了安卓,它有機會成為主流。我看到過PC是怎么擊敗蘋果的,我覺得安卓又是一次新的機會,加上我自己這些年里從傳統軟件業做起,后來被互聯網顛覆,又開始投資一些互聯網公司,對互聯網模式和思維的理解已經到了一定程度。

  我覺得,用互聯網思維做手機,可能會是一個顛覆性的做法。

  我做小米手機,創始團隊8個人,一上來就有5個擁有海外背景的,就是一個準備辦Globa l Company的范兒,否則我不用找這么多人,你能理解我的心吧?咱們全找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、騰訊)的人也能把這件事搞定,為什么要找微軟、谷歌、摩托專門從國外回來的人,就是因為要辦一個Global Company。

  我做過天使投資人,看到的都是失敗,創業90%的公司都會死,它的主旋律就是關門。前不久我碰到一個舊金山的朋友,還在創業,干了四年公司沒死,他壓力很大。我說公司能養活自己就已經很了不起了,這說明你已經成為了10%的企業。他公司干了四年,活下來了,不錯。我知道創業經常失敗。出來做小米,我也有壓力,主要是面子上的壓力,這也是很多成功者再創業的問題。其實我最煩創業導師,經常有人說我是創業導師,我一當了導師我就不能死了,一死多難看,老師給搞死了。

  所以我最煩做創業導師了,創業這件事情沒有人能夠做導師,大家都是犯了無數的錯誤。后來我找到了解決方案,就是低調,極其低調。小米在剛開始前一年半的時候,幾乎是靜悄悄的。我是有意的,就是要超過用戶預期,今天小米這么高調,超過用戶預期越來越難。但這不全是我們自己的原因,小米成了明星公司,社會很關注,領導很關心,這么搞就很難了。

  最開始整個行業80%的人覺得我們不靠譜,但我覺得這都不重要。這個事我想得很透,跟別人沒有關系,輸了也沒有什么。我講過一句實話:輸了,我就踏實了。我們曾經有夢,曾經追過夢,輸了也是一種答案。你不至于說自己連試都沒試就輸了。我們早期的創業是為了生存,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,為了練本事。今天我們再創業是為了夢想,輸了也沒有關系,我們試過了。的確可能賠了一筆錢,的確可能沒有面子,但是我們心安,我們努力過,我就這么安慰自己。我后來想,輸了也沒有什么,輸了咱們還可以繼續做投資,反正有飯碗。

  成功就是兩個要素,第一要勤奮,第二要運氣好。我們以前老講勤奮、努力,誤導了無數年輕人,以為勤奮就行。我勤奮了幾十年,發現也不怎么樣,看到別人不怎么勤奮,還老是成功。其實核心問題是,學校也好,我們也好,沒有教大家順勢而為,把握機遇,順著風向走,把握機會很重要。我邀請一個工程師,三年前他不加入我們,三年后他也不來,但原因不一樣。今天不來的原因是三年前他看錯了,現在再來他覺得自己虧了。這就是不順勢,就算現在不如三年前拿得多,可也比待在那些公司多啊。他們就是沒悟出來這個道理,只看到了自己能干,沒看到運氣的重要性。老想著要找下一個小米,下一個小米談何容易?

  小米成功,運氣占了80%,還有就是我們有20年的行業經驗積累,比別人勤奮,又抓住了智能手機的臺風口,然后我們就贏了。剛開始做小米,我們計劃第一年賣30萬臺,結果賣了700多萬。那時換機潮開始,每個人都希望用智能手機,買不起蘋果就用小米了。第二年我們賣了1870萬,300多個億,迅速崛起。今年可能就4000、5000萬臺了。但如果沒有這個浪潮,可能第一年30萬臺,第二年60萬臺,第三年150萬臺,有個二三十億銷售額,也很牛,但這就是另一種公司了。跟小米目前的巨星表現比,完全不可同日而語,臺風把它放大了20倍。

  所有的成功者都是趕上了好時候,他們成功以后老把自己神化了,“造神”運動。普通的讀者和評論家沒有我們創業機會多,我干了二十幾年,看了太多的起起落落。我知道,一定要順勢而為。看到運氣的價值,是一種能力,把握運氣也是一種能力。我們學校教的都是99%的汗水加1%的靈感,但是那1%的靈感重要性可能超過了99%的汗水。一萬個小時你是一定要練的,這是成功的基礎,但是它不保證成功。

  我看過了無數的生生死死,因為我是老革命,干了二十幾年,沒有真正下崗過,而且還在比較前排的位置,看得更清楚。你在中關村[0.19% 資金 研報]練攤練了50年,有用嗎?沒用,你看到的是攤位的競爭。但你在山頂上看,不管他們是決戰紫禁城,還是華山論劍,不管怎么個打法,只要在山頂上,一眼看過去就那么多家企業。盯住他們在過去25年的變遷,再把每個公司的生死存亡和興衰畫張圖,規律性的東西你就有了。我們這個產業里面經常看到別人宴賓客,別人蓋高樓,接著看到別人都垮了。哪怕不是公司,就說人,你開始認為這個人天縱奇才,后來再仔細看看,怎么可能呢?十幾年前人人都說三大門戶,過了五年你發現變成了BAT,今天可能大家會覺得BAT很牛、遙不可及,但再過七八年,鬼知道占領風頭的是誰呢。

  小米從來沒有“安”過。小米不是巨頭,是個小公司,小公司要有小公司的態度。我們對未來有很強的求知欲,從來不認為自己怎么著了。我覺得小米還好,至少在我們這個層次,看到的都是無數的困難和問題,因為我們的同行太強了。

  小米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和欲望需求,和我們的供給不足之間形成了矛盾。我們兩年時間從零到這么大規模,消費者覺得不夠,消費者覺得你是故意的。

  客戶對我們的期望值是每個月賣2000、3000萬臺,我們今天的能力只有500萬、600萬臺。

  剛開始做小米時,所有的代工廠都不理你。因為你沒有錢。現在再模仿小米模式進來的公司都容易了,他們真的要感激小米。我們創業團隊有很多同事來自摩托羅拉,他們和代工廠以前都認識,飯照吃、面照見、會照開,就是不答應我們的要求。我找夏普,夏普說過去幾年被中國的公司害慘了,大家都號稱能做幾百萬臺,給你準備了產能和料,最后賣了幾萬個不要了,那對工廠是一個巨大的麻煩,尤其好的工廠本來就是供不應求,接了你的活就不能接別的了,但萬一他賭錯了呢?

  你沒量呢?他把工人、產業線都準備好了,你沒有量他就慘了。

  所以說服他們,我們真是花了很大的力氣。所有代工廠都是我親自帶隊一家家談。去了日本、韓國、美國、臺灣地區,跑了四五個月,包括工廠車間都親自去看。等到我們成功以后,大家都不敢怠慢這個新一代的公司了。

  到2011年9月我們開第一次發布會時,我就覺得,這家公司應該不會死了吧。第一次發布會我在旁邊的咖啡廳,團隊成員說人太多,你趕緊來。我一來發現擠不進去,好不容易擠進去,告訴我必須提前5分鐘開始,否則就太危險了。那天之前,谷歌收購摩托,我想想我們,覺得完了,跟我們爭頭條。后來一查,那一天百度指數有三四十萬,已經很接近iPhone了。第二年還有京東跟阿里折騰,我也琢磨是不是會轉移新聞點。幸好我們的關注度都很高。到了2013年,就沒有人跟我們折騰了,影響力上來了。百度指數有200多萬。每個人都知道小米今天發布,微博全部被刷屏,震撼了整個行業。

  我們到現在辦過四次發布會,加上2013年10月的米粉節,每次都要提前準備一個月到兩個月,每天都在演練和琢磨。重點是PPT和視頻,我們有四五個人,基本全職做這件事情,我自己是每天花四五個小時研究,對內容,排練非常多次。

  用戶老罵我們供給不足,我覺得這說明打是親,罵是愛。

  罵也是一種情緒,就怕用戶沒有情緒。小米很在乎用戶,把用戶當朋友。2013年底我們建立了6個大規模的中央倉儲,在18個城市建立了零售店級別的服務中心,還有600家第三方售后維修點遍布全國。網上的社區每天有180萬人訪問,網上問題15分鐘之內做到有答復。大家看到的是表面的東西,這么大的用戶群和銷售規模,是由很多細微的事情一點點構成的。以前有人老說我們服務不好。我說,你找出任何一家和我們PK一下服務。互聯網公司做服務絕對遙遙領先,因為互聯網的核心就是用戶體驗,怎么把用戶伺候好就是我們的本事。

  現在我一周工作六天,9點鐘上班11點下班。我是老同志了,創業要可持續,一般創業公司特別早期都是干七天,可我從來沒有干過七天。我還準備干上十年八年的,別搞掛了。我們以前辦金山,節假日經常開會,現在最煩的就是節假日開會。原來覺得勤奮還是沒人家做得好,就加倍勤奮。結果更不好,已經負循環了。勤奮弄過了,弄成書呆子,肯定沒戲。

  小米非常快,在中國應該沒人能PK過我們的速度。我覺得,我們要克制下來,慢慢來。做企業掉進坑,多半因為貪婪,現在要慢點來,已經太快了。

  做小米我總體比較從容,跟我的社會經驗有關。不會因為小米的成功,就覺得自己怎么樣了。外人說我心理素質特別好,這么多人罵我,每天活蹦亂跳,我說那能怎么著呢?以前罵我們過度炒作,罵我們吹牛,覺得我們模式不靠譜,小米長這么大,說服了大家。

  2013年我們實實在在上了量上了規模。我們做到100多億的時候,大家還是覺得我們不靠譜,覺得這個數字是假的。后來我公布,我前年交了19億人民幣的稅,大家又說我吹牛還上稅(笑),又罵了半天。可是到2013年,好像就沒人再說我們什么了。因為用小米的人太多了,你到處都能看得到。雙十一,天貓我們四項第一,大家都看到了。

  現在大家突然發現,用互聯網思維幾乎干什么事情都是顛覆性的(笑)。我接待過一波證券公司和銀行業的老大,大家都發現互聯網好狠,其實這才剛剛開始。我跟他們講了當年我是怎么被革命,怎么又成為革命者的。

  大家越來越理解小米不是一個手機公司了,小米模式做電視、做盒子、做路由器都一樣。它是一種新模式,加上了手機行業的一個具體案例和在手機上面一系列的創新,構成了今天的小米公司。

  未來不能說小米都會贏,但是小米模式的公司一定會贏。它就像工業革命之后,工業時代的公司對抗傳統農業時代的公司,不管你能抵抗多久,你都會輸的。

  做小米一開始我就說五年不上市,這和我自己財務自由有關系,但更多還是智慧。我們這個社會很復雜,很多人借著窗口期上市了,概念很好,股價滿天飛,其實業績不好。我干了20多年了,心里踏實,沒那么著急,更在乎把事情做好。我覺得不需要上市,其實也可以像阿里一樣,獲得很好的回報。我們今天的想法也是五年之內不會考慮IPO,讓大家全身心花在公司的業務上。

  小米的理想狀態應該是一家用硬件搭平臺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司。我們用硬件搭平臺,騰訊用軟件,阿里用電商服務。其實現在我們已經實現了,只是規模還小而已。我的夢想真的是想辦一家世界級的品牌公司,讓全球的消費者能夠享受到來自于中國的優質產品。小米是我創辦的最后一家公司,干完了咱就退休。其他公司的董事會也盡量退出。

2009年体彩排5走势图